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懸疑 > 毒狼
毒狼保全林梁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毒狼好人君

主角:保全林梁偉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毒狼》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好人君寫的懸疑推理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線閱讀到這本顧淮簡安小說,一起來看下吧:深山之中,有毒梟利用山民的無知跨境販毒。他只為一斤生活所需的鹽便與父母一同踏上一條不歸的深淵,在眼睜睜看著父母身首異處后。保全被好心的緝毒警察收養,見到了那個從此一生不離不棄的人。世道無常天意弄人,兩個男孩終究還是選擇走上不同的道路。前方荊棘叢生的道路,他們的命運將何去何從……...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19-10-22 14:37:3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保全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憑借著本能在路上走著。腦子里現在一片混沌,只有各種片段回憶不斷的重復閃爍著。

“都是那警察害的……”保全在街角一個人抱怨著。

不知不覺,保全已經走到了龍爪街的范圍內。看來心里還是在想著找老雕的事情,這個時候不如去鐵門那里看看會不會遇到什么。這么想著,保全轉身便要朝那邊去著。這時忽然一個聲音叫住了保全。

“哎,你不是跟著黃興的那小子嗎?”

保全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來人是一個留著齊肩長發的男人。他身穿一件黑皮夾克里面是一件映著英文字母的深棕色套頭衫,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登山高筒靴卡其色的帆布褲角別在靴筒里。

即便帶著墨鏡但八字胡和下頜上可以留的胡碴子卻各位讓人印象深刻,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龍頭街的老大江湖人稱“云哥”的陶云天。

“云哥,我叫保全。昨天下午酒吧里見過的。”保全感覺恭恭敬敬的回答,自己現在的身份是街頭小青年自然要有社會等級概念。如果再像學生一樣的價值觀和處事態度,恐怕過不了幾天就被砍死在某個角落里了。

“對,我有印象。你在這沒什么事吧,走一起吃飯去。”在中國人的文化里叫你一起吃飯是看得起你,或者有事的意思。當然也不全是,像今天這種情況完全就是閑著沒事遇到了就一起聊聊玩玩。

別以為老大都是高深莫測的,今天陶云天和往常一樣沒事出來閑逛。你可以說這是體察民情了解情況,但更多的是打發時間。所以這遇到熟人自然吃個飯聊聊天什么的,但巧就巧在今天沒遇到熟人反而遇到了保全。

既然認識,那就吃個飯聊聊唄。反正大家都閑著,吃頓飯對于陶云天來說花不了錢。于是保全也就跟著陶云天來到附近的一家飯店,忘了說同行的還有陶云天身邊的兩個馬仔。

說起這兩個人,給人第一印象就是打手。兩人一高一矮,一個長臉一個圓臉。剃了軍隊上標準的平頭,一副墨鏡脖子上掛著軍牌。迷彩褲子武警靴,上身是黑色套頭衫。你還別說有傳說這兩人是雇傭軍,專門被云哥雇來當保鏢的。也有人說這兩人是特種兵,退役以后跟著云哥混的。

反正都是傳說,其中真假保全也無法得知。不過這兩人時時跟著陶云天倒是不假,二人也確實一副保鏢架勢不說話不娛樂不喝酒。

到飯店四人找了個圓桌坐定。

“保全是吧,想吃什么隨便點。”陶云天接過菜單遞給了保全,看得出很隨性。

擔保全不是這樣的,畢竟他以前都是在家慣了的。出門在外而且還是跟著這樣的人物,他自然要多小心一些。

“謝謝云哥,我隨便點兩個您要吃什么我給您加上。”

陶云天其實是一個很隨性瀟灑的人,感覺到保全很拘束便皺著眉頭提了出來。“看你挺聰明的,怎么跟沒見過世面一樣。不要拘束,你云哥不是兇橫的人啊!放松,放松。”

就在這樣極力克制自己,讓自己強行放松下來的氛圍里保全點完了菜。服務員臨走陶云天又讓打了半斤楊梅泡酒上來,給四個人每人勻了半杯。

這說來也奇怪,只要上了飯桌再來上兩口酒仿佛只要是個人就會把肚子里的話一股腦的全倒出來。漸漸的保全也放松了心里繃著的一根弦,這也使得他和陶云天只見的交流變得順暢了許多。

先是那兩個一臉嚴肅的“保鏢”開了聊天的話題,逐漸的保全也參與了期間。關于陶云天的傳說在龍爪街有很多,大家對他的評價都還不錯。尤其商鋪店家的評價都說他很講道義出了事情真的會出面擺平,而且評價他人很隨和不是擺架子的人。今天接觸了之后保全覺得他不但人很容易相處,很多時候也很會替別人考慮能換位思考。

陶云天形式風格很瀟灑,做事情也能上得了臺面,而他本人也是個好學有趣的人。雖然這都是他的優點,但在保全眼里反而因為他的這些特點要格外小心。因為這種種跡象都表明,陶云天是一個聰明且很有韜晦的人。

保全無法把陶云天當作同伴因為他要調查的是老雕,在他的地方調查一個經常出入的毒販。保全無法確定陶云天是否和他們有來往,即便沒有來往也不能確定陶云天是否能容得下自己做這樣的事。

不過幸好今天吃飯,就只是聊天喝酒而已。

酒杯交錯,飯碗叮咚。大家聊開了話題也便進入了一些個人的范疇,那兩個保鏢此時也不再見外聊起了自己的過往。

原來他兩人以前確實當過兵,而且還是在西藏服役。他們雖然沒有明確說自己的部隊所屬,但從他們講述的故事可以發現。他們都是有明確任務目標需要執行的,而非單純的邊境守衛。

“那年在西藏,我們接到一個任務。細節不能說是機密,但可以告訴你是悄悄到外面去抓人的。”所謂的到外賣,自然是去到邊境線以外了。

這個故事瞬間引起了保全的興趣,陶云天則在一邊微笑不語,看來以前也是聽過這個故事的。

那是發生在九幾年的時候了,當時二人接到上級任務需要去抓一個人回來。行動前特地給二人制作了假身份和名字,一旦任務出現問題二人便不再是中國人。由此可見這次任務的機密和重要性。

高個子在行中的身份是一個叫扎西的走私商人,而矮個子是一個境內的毒販叫季昊。二人一個有運輸渠道一個有分銷渠道,在拉薩經人介紹認識的。二人結伴前往尼泊爾與事先聯絡好的毒梟交易,當然如果只是打擊販毒那不會輪到他們。二人行動的目標是毒梟身邊的一個副手,二人只知道他是幫毒梟打理生意的一個中國人。二人的目的是將他綁架回國交給組織,其他的信息一概不知。

偽裝身份一直到出過和毒梟見面交易進行得都很順利,畢竟軍方投入了大量資金在現金面前即便有人懷疑也無法開口。但就在劫持那個名叫王家俊的人時候發生了意外,二人沒想到王佳俊體內植入有一塊芯片。一旦未經設置他離開府邸范圍,他身上的芯片便會觸發信號。毒梟在第一時間得知情況并派出雇傭軍追殺他們,他們只能帶著此人徒步穿越邊境線。

這人體內的芯片無法取出并且會一直給毒梟發送定位,他們二人只能不間斷的前進不然就會被抓住。而因為行動的隱秘性無法給予他們支援且在國內他們的身份已經消除,除非他們能獨立穿過邊境并把人安全帶到接頭人面前,否則期間一旦被任何邊防或者雇傭軍抓到都只有死路一條。

三個人兩條槍,就這樣在西藏與尼莫爾邊境的雪山里穿行。第一天主要是應付王家俊的反抗,到了第二天王家俊因為體力耗盡倒是安分多了。到了第三天,三人的體力和精力都已經到了極限。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保證王家俊不托后退二人只能把他綁在背上輪流背他。雖然他已經無力反抗,但他會停下不走。二人輪流背著他手里一支槍就這么在雪地里走著,后面不遠處還有毒犯在馬不停蹄的朝他們趕來。

因為他們的位置是暴露的,所以除了不斷前行沒有任何辦法。而就在第三天傍晚二人終于見到了邊境線,但此時回頭也已經能看到一支小隊追了上來。

“那你們是怎么逃出來的?”保全問起了二人,那個高個子的接過矮個子的話接著說到。

“當時是這家伙的鬼點子,他說反正沒法活著回去不如回去和他們干。死之前托兩個人墊背的,去了那邊也不孤單。”。

人臨死之前發出的狠勁往往能救人一命,高個子雖然不認同這種拼死一搏的想法。但在這時候忽然想到了一招,那是能將所有人拽到生死邊緣的險招。

二人現在所處的正是喜馬拉雅山脈,這里海拔接近五千米終年寒冷。附近包括更高的高山上都充滿了厚厚的積雪,積雪是一種不穩定結構就連回聲的震動都能引起塌方。巨量的積雪形成的塌方被稱為雪崩,而高個子想到的正是引發雪崩。

“所以當時豁出去了命,朝著雪山上打了一梭子。幸好我們兩個雖然被埋了十幾米深,但勉強算是活了下來。”矮個子補充道。

正是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二人從雪崩中活了下來并繼續前進。而且很幸運的沒有與邊防巡邏隊相遇,到了國內后第一時間與聯絡人接觸才終于完成了任務。

“后來呢?”保全聽得津津有味接著問道。

“后來的事情就不能說了!哈哈哈”對于他們來說,身份是一件永遠都不能透露的秘密。保全知道自己問得太多,也就不說話了。

“保全,我之所以愿意叫你來吃飯就是想了解一下你。今天這頓飯吃得我很開心,我也感覺很欣賞你。我既然看好你,有些事情就要說說你。”這時陶云天開了口。

“你到這龍爪街沒多久,這沒什么。但是你天天圍著城中村里那家大紅鐵門轉,這事情是有的吧。你等我說完。”

當陶云天提起城中村里的大紅鐵門時,保全心里一緊正要找理由開脫卻被陶云天制止。

“這龍爪街是我的地盤,要說我不知道那里有什么那就是小看我這個老大了。但有一點,我知道歸知道那家人的事情我可從來不敢碰的。我說的是,我陶云天都沒膽子接近的。”說這話的時候,陶云天的表情非常兇狠。

“我覺得你這個人還不錯今天才會和你說這個話,我也不管你和那家人有什么糾葛。反正在龍爪街保全你有什么事我照著,但你要是和那家人有了事就別怪我陶云天不認你這個兄弟了。”

陶云天的意思很明白,他希望保全不要再做什么事。趁著那里的人還沒有察覺趕緊收手,那里的勢力陶云天可是連碰都沒膽子碰一下的。

保全之前還懷疑是不是那里的人對陶云天說了,現在想來確實只是自己的行為被陶云天發現了而已。他也是出于好意讓自己遠離這件事,但想到這里保全忽然發現了一個問題。

自己這么小心確實沒有被跟蹤,那陶云天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行為的呢?保全大膽的提出一個假設,陶云天也安排了人盯著那里,所以才會發現自己的行為。

但現在是沒有機會驗證自己的猜測的,陶云天盤踞在這里很多年。要說他派人混入那里面都是說得通的,今后自己一定要更加小心今天算是上了一課。

“云哥,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的事想必你也不感興趣,你說的我記住了。云哥,你對我的好意,我一定心領。”說罷,保全敬了陶云天一杯。

飯吃到現在也差不多到散場的時候了,四人走出飯店天已經黑了。又囑咐了兩句,陶云天沒有繼續留保全的意思。道別之后保全也就識相的沒有逗留,沿著主干道回了家。

“這陶云天本事不小,以后怕是很難再盯梢紅鐵門了。”保全回去的路上這么盤算著。

現在保全想要調查老雕的路子算是斷了,此時如果違背陶云天的意思想必老雕沒找到自己先要出事。正在保全苦惱的時候,路邊駛過的巡邏警車倒是給保全提供了一個靈感。

他看到開過的警車想起了早上來學校門口找自己的老警察,于是一個念頭逐漸在大腦中成型。

“如果我利用警察資源去調查,一來不用自己出馬二來也不用顧忌其他方面。但問題在于,如何獲得這方面的資源。”

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或許是一套解決辦法,但期間還有許多東西要細想。這對于現在的保全來說,還是略微顯得吃力的。

這樣想著,忽然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保全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有個手機呀,貌似它已經有很長時間沒響過了。保全拿出手機,頓時咦了一聲。

“咦,梁偉打來的!”

此時正在給保全打電話的,正是一個人在學校花園中散步的林梁偉。

經過前幾日又是擂臺又是射擊的比拼,加之飯局遇到的案件,林梁偉和寢室里其余三人都已經身心疲憊了。白天他自己要上課并料想保全那邊也同樣,于是直到傍晚才給保全打過去。

電話響了幾聲,比往常更讓人焦急。

電話接通后,從那頭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你還沒死呀!”

“死鬼,就不回想你了!”林梁偉笑著回答。

電話兩邊都發出了咯咯的笑聲。

“聽你那邊聲音,你還在外面?這個點還不回去?”林梁偉問到。

“哦……今天課比較多,剛下課正在路上。”保全不希望林梁偉擔心所以找了個蹩腳的理由搪塞,好在林梁偉那邊既沒有懷疑也沒有多問。

一陣沉默過后,保全先開了口。

“這段時間怎么樣?新環境適應了嗎?”

“嗯,還好。”

“嗨,是不是交了許多新朋友?一定有許多警花吵著要嫁給你給你生猴子吧!都忙的應付沒空給我打電話了吧!”。

聽保全這么一說,林梁偉暗自感嘆“這本來都是我想問他的,現在反倒是他先來質問我了……”

“我還想問你呢!”林梁偉答道“這段時間你也不給我打電話,肯定是你自己遇到這個情況,才牽強附會到我身上的吧。小時候班里只有你收到過情書的呀!”

“我也是……學業比較重要嘛。以后經常給你打電話那不就行了。”

“對了,你不是不用住校嘛。要不抽空來我們這里玩玩?”林梁偉忽然想起,之前聽保全講過他是不用住校的。

林梁偉這么一說,保全忽然意識到。“我目前正好是沒法繼續盯梢老雕,警察那邊資源一時半會也得不到。不如到林梁偉那轉轉,一來休息幾天二來也能看看林梁偉。”

這么想著,保全也就一口答應了。

“行呀,我過幾天課不滿的時候有空。到時候可要記得把你二三四號女朋友介紹來認識下!別忘了。”

“行了吧你!”

最后林梁偉和保全聊了一下各自學科的情況,林梁偉隱約覺得保全有事情瞞著自己。但一細想說不定還真是認識了新朋友的原因吧,隨后二人約定了一個大概時間便結束了通話。

“都長大了吧……”林梁偉不知為何會發出這樣的感嘆,感嘆過后想一想確是連自己都想發笑的。

時間已經不早了,這幾天都感覺很累今天也便是早些睡比較好。于是林梁偉索性直接回了寢室。

“他們三個應該都在寢室吧!”回去路上林梁偉買了點宵夜,想著回去四人吃點東西聊聊天。

可當他推開寢室門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屋子里竟然多了一個人。

小說《毒狼》 第十四章 云哥的一頓飯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26选五开奖结果查询